朱培坤:1945年出生于湖州老北门,1957年升入湖州二中念完初中,1961年并入湖州中学并在1962年高中毕业,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生物学系。1986年底他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做研究,后来又在加州进行科学研究工作,1999年开始又在香港科大生物系做科学研究。早在2007年,朱培坤研究的植物染色体杂交技术及成功创造出的新类型植物就已在家乡试验并获得成功,他运用染色体杂交技术,开启高等植物数量基因改造的大门,创造出豌豆——玉米、小麦——玉米、高粱——水稻、大米草水稻等一系列新类型植物。成为全球唯一一位获得高等植物染色体杂交成功的科学家。

 

 

20091245日,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栏目连续3次播出了介绍湖州人朱培坤的专题——《探秘奇特杂交》。

 

 

成长点点滴滴,是梦想助推器

 

 

  小时候的朱培坤很调皮,也很聪明,因此也常常受到老师的关注。1957年的初夏,朱培坤的父亲去参加当时的龙泉小学毕业生家长会议,会后回家的父亲显得非常的高兴和激动,这种高兴的样子在儿时的朱培坤印象中是几乎没有见到过。从他父亲跟母亲的谈话中得知,当时龙泉小学的校长吕信民老师对他父亲说:据他观察,他的这个儿子如果好好培养,今后必成大器,是这届毕业生中校长最看好的一个。听到这些话,朱培坤感到无比的振奋。

 

 

  那个年纪的朱培坤很好学,求知欲很强。记得初中时,湖州二中校园内有几棵大树,在离操场不远处,有一个报架,这成了朱培坤几乎每天都必去的地方,人们总会看到一个伸长脖子认真看报的小身影,天天看报使他获得很多课外的知识。

 

 

财神娱乐  朱培坤从小就是一个坚持不懈的人,在初中念书时,最害怕下毛毛雨的天气,那个时候,晚上要在学校上晚自修,再从湖州二中的海岛(老湖州叫法)走回当时的老北门外市陌路家里,那时市陌路还是一条沿着小河的路,天下着濛濛的雨,路灯又很昏暗,路上又没有行人,有时候走到桥边还会听到像狗哭的声音,这样的环境下不由得使少年的他非常恐惧。但恐惧归恐惧,年少的朱培坤可是一次都没有缺席过晚自修。对学习相当的认真负责可见一斑。

 

 

  其实对知识的特殊情感,在没有上小学前就已经萌芽了。还记得离家不远有所学校,老师上课的时候,朱培坤就会拿着小凳子去旁听,教书的老师很喜欢这个学前旁听生。

 

 

  另外,朱培坤很小就喜欢养花种草,常常会去种着花花草草的人家观察植物或是盆景的四季变化,每次去看,心里都会有新的感受。有一次跟邻居讨到一根月季花的枝条,用破的脸盆装上土,竟然扦插成功,过了一两个月开出了粉红色的花,另外他还曾把家里烧菜用剩的葱根,种在盆子里也会长出绿油油的香葱。在初中时对园艺很感兴趣,跃跃欲试,最后竟然搞起了嫁接财神娱乐。

 

 

  那个年代的日子并不轻松,朱培坤一家经常吃的是胡萝卜的苗。不管多苦他都记着父亲的一句话:人家的东西,一个钉子都不要。让朱培坤明白只有通过自己双手努力出来的成果才是真正自己的东西。

 

 

  朱培坤的小叔叔早年参加新四军。他回家乡探亲的时候,给他带了支好钢笔,并且叮嘱培坤要好好学习,也是从他的小叔叔嘴里第一次知道了出国留学,当然那个年代基本上只有留苏的学生。

 

 

  朱培坤告诉记者:不管是寒冬腊月,小小年纪的我会自己很早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为家里人烧稀饭烧开水,然后将开水冲进热水瓶,再去学校上课,往往比住得近的同学要早到学校。我在湖州二中放暑假的时候,就去上海大姐家过暑假,我大姐家离复旦大学很近,我从上海大八寺到五角场必然经过复旦大学,每次经过时我都要盯着看复旦大学里面学生活动的情况,心想有一天我能考上复旦大学那多么好。

 

 

  回忆学生时代,充满感激之情

 

 

  在读龙泉小学时,我对朱文华老师和张文漪老师印象深刻。老师相信我的能力,经常帮老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在湖州二中读初中时,周慧珍老师的表扬成了鼓励我最好的动力。那时候,周老师带着我们几个同学去郊区农村的肥料缸旁边挖蝇蛹,我不怕脏,跟着周老师努力地寻找并挖到很多蝇蛹,也因此得到周老师的表扬。我的初一生活结束后,恰巧是1958年,我就和其他一些同学跳级念初三,因为周老师的表扬和推荐,一进初三我别上了少先队三条红色横杠的牌子,也就是大队干部了。让我对学习充满了憧憬。

 

 

  我对教几何的李大同老师印象很深,他教几何经验丰富、水平很高。但很爱干净,在坐椅子前,经常将放在裤后袋的手帕拿出来,将椅子擦一遍,才坐下去。他对知识的严谨和忠于教育事业的工作态度对我触动很大。那时候年纪小,有时候上课还要和同学一起做小动作,李老师对学生的批评很有策略,我现在都还记得,他在课堂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告诫和我一起做小动作的同学,你要好好听课,朱培坤是有小聪明的,他不好好听课,还会想办法过关,但是你如果不好好听课,那就过不了关。结果讲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我感到很不好意思也改变了上课做小动作的调皮行为。

 

 

  我的知识基础,湖州二中4年起了重要的作用。1961年夏天,我们接到通知将二中的高中部全部并入湖州中学,因此19619月份,我就去当时南门的潮音桥湖州中学念书了。

 

 

  湖中班主任陈瑞文老师,教物理的陈老师、教化学的曹老师、教俄语的丁老师,他们教育很有一套,使得我考进复旦大学后很快适应复旦大学的课程。

 

 

在我的记忆中,找不出一个教书马马虎虎的老师,都非常认真。

 

 

2008年暑期,他在朋友的陪同下又一次回到老二中他那亲切的母校忆旧。

 

 

 

 

 

节选《朱培坤:从湖州走出去的科学家》 作者:陈 颖

 

 

 


Copyright © 2001-2010 hz12z.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湖州十二中 浙ICP备08110017号
湖州十二中&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