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时,湖州的旧式书院已经向中学过渡,相比而言,教会办学堂更早一点。1878年,美国基督教会在上海嘉定县南翔镇设立悦来书塾,后分男校(名为华英学堂)、女校(名为文洁女塾)。1901年两校迁到浙江湖州市马军巷,1906年再迁海岛(今湖州十二中所在地域),女校在西侧改称湖郡女塾,1927年更名湖郡女子中学。

 

 

“湖郡女中”是迁到到新校舍后所名,作为一座教会学校,学校课程设置与传统书塾不同,特别重视英语,上英语课一律用英语会话,数学、地理等课本也用英文。学校还非常重视体能锻炼,兴建了设备齐全的健身房,也是湖州当时最早的重视体育锻炼的学校。学校还有文学会,全体学生是当然的会员,每月开常会,把平日书本上所读到的知识用表演式、辩论式、朗诵式、对话式、猜谜式等方式向同学们汇报,使学生的写作才能得到很大的提高。学校每学期至少还举行一次盛大的音乐会,演奏名曲,使学生得到艺术熏陶。当时湖郡女中和上海的中西女中,苏州的景海女校,成为国内著名的三大女中。由于湖郡女中教育分科全面,教学方法灵活,吸引许多大户人家女子前来求学,形成良好的办学声誉。中共一大代表李达的夫人王会悟,茅盾的夫人孔德芷都曾到湖郡女中就学。

 

 

四十年代初沦陷区的女作家里,张爱玲犹如天才般横空出世,可谓出尽了风头。其实和张爱玲同期,还有一批接受了新式教育的年轻一代,这些女作家年轻而摩登,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气息,她们的创作既切近现实俗态人生、但又坚持自我理想追求和道德诉求。她们主要是:施济美、汤雪华(胡山源寄女)、程育真(著名侦探小说家程小青之女)、练元秀、俞昭明、杨琇珍等等,都出身书香门第,家境优裕,曾有“小姐作家”的称号。这些小姐作家在当时的青年读者中很有影响力,面对着沦陷时期的暂时安稳,她们的作品,表现了职场新女性的烦恼,市井小人物的悲喜人生,爱情故事中各式各样的悲欢,显示了各自不俗的功力财神娱乐。尤其是知识女性面对爱情和事业的困境,面对婚姻和自我独立的困境时候的心路历程,充满了新的感受和新的发现。

 

 

“小姐作家”中,有不少来自湖郡女中,其中的佼佼者当属汤雪华。汤雪华(19151992),本名计中原,曾用笔名汤仙华、汤中原、张珞、小珞、东方珞等,浙江嘉善县西塘镇人。1935年因患肺病,肄业于湖郡女中。汤雪华身世悲苦,在湖郡女中求学期间,刻苦努力,并在养父(老作家胡山源)的鼓励下开始创作,处女作《在医院中》于1940年发表在上海《健康家庭》杂志上,从此开始将近十年的文字生涯。作品发表在各大刊物上,在文坛财神娱乐引起了相当的反响。她被评价为“作品特别多,而且好的也多,取材又广普,笔调也老练,有些文章,竟然不像是一个年轻的女作家写的”。代表作有《郭老太爷的烦闷》、《死灰》、《红烧猪头和小蹄膀》、《烦恼丝》、《墙门里的一天》以及长篇小说《亚当的子孙》等。

 

 

郑家瑷是“小姐作家”中崭露头角较迟的一位。郑家瑷,浙江湖州人,出身于湖州名门望族,幼年在家中接受私塾教育,曾就读于湖郡女中,与汤雪华是校友。抗战爆发后转入上海就学,先后就读于东吴大学国文系、英文系和圣约翰大学教育系。郑家瑷在1943年《春秋》杂志上发表处女作《号角声里》,一鸣惊人,充分显示了她的才华。当时著名的刊物《紫罗兰》、《宇宙》、《第二代》、《少女》、《今日妇女》、《幸福》等刊物上都留下了她的墨迹。《逝去的晴天》、《她和她的学生们》、《霏微园的来宾》、《阴暗之窗》等略带感伤气息的言情小说都是她的代表作。另外,1946年到1947年,郑家瑷还成为《申报·出版界》的固定作者,贡献了关于骆宾基的《北望园的春天》、世界名著《约翰·克里斯朵夫》、《凯旋门》等文学作品的书评,显示出智性的一面。

 

 

《乱世儿女》一书从一九二五年开始写起,讲述了一群湖郡女校念书的女学生的故事,她们原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过着精致华丽的生活,感官与心情都是细腻的,但随着各自结婚生子及大时代的巨变,每位女性有了不同的命运。《乱世儿女》作者钱蔡镇华,湖州德清人,早年毕业于湖郡女中。《乱世儿女》是一部具自传色彩的创作小说,虽然有她自己及周遭朋友的影子,却是虚实交错的大时代故事。钱蔡镇华回顾自己的人生,发现有一个一直 不能忘情的梦想,她希望能写出一部伟大的小说。83的高龄钱蔡镇华,在丈夫去世之后凄凉无聊,拿起笔,写下了乱世中的人民的七情六欲,悲欢离合,男女恋情。文笔细腻,书中所及,对湖郡女中充满深深眷恋。

 

 

江山才女毛彦文,中国第一个女留学博士、知名教授。反抗封建包办婚姻,轰动江山。早年就读湖郡女中,1929年,毛彦文留学美国密西根大学,获教育学硕士。清教授著名学者吴宓曾苦苦追求毛彦文,那个时候毛彦文已心有所属,最终还是将他拒之门外。吴宓伤心之余,便在报纸上发表了惊世骇俗的爱情诗:“吴宓苦爱毛彦文,三洲人士共惊闻”。1935年,毛彦文下嫁给年过花甲的前国务总理熊希龄,婚后两年熊希龄去世,毛彦文一生未再嫁,101岁时逝世于台北。毛彦文九十岁(1987)时,写了一本《往事》,以自传体形式,记录了一位近代中国杰出女性多彩多姿的人生,引领我们走进毛彦文丰沛的感情世界,也勾勒出百年来中国社会的离乱沧桑。“虽然其中有几件突出的记载,乃事过境迁,也成为平凡了。”“这似乎是一本流水帐,谈不上格局,也没有文采的,故本书将仅赠少数亲友作为纪念。”毛彦文自己述说写作意旨,这话说得很淡,所纪录的文字也很淡。对这位耄耋老人来说,世事真已淡如云烟。浮华已去,仅剩鸿爪雪印,止水微澜。而正是这淡淡的、流水账式的记述之背后,我们仍可以看到涌动不止的浪涛,只是作者已无意直接掀开波澜而已。

 

 

从湖郡女中走出去的这些“小姐作家”,将严肃的道德审视贯注到她们所描写的作品中,尤其在表现她们熟悉的都市女性人生时,真正显出了她们的才华。她们重自我而排斥外界,张扬精神而轻视肉欲,富于自我牺牲和忏悔精神。湖郡女中的熏陶、教育和培养,使她们的作品呈现出基督宗教意识和传统伦理意识的结合,表现出浓厚的古典风格。

 

 

 

 

 

马利英

 

 

 

 

 

 


Copyright © 2001-2010 hz12z.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湖州十二中 浙ICP备08110017号
湖州十二中&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