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仁院士

     1921年—2001年,生于浙江吴兴。著名力学家、地球动力学家。1938年东吴大学吴兴附属中学高中毕业,1943年西南联大航空工程系毕业,1950年获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理学硕士学位,1954年转入芝加哥伊利诺伊工学院力学系任助理教授;1955年冲破层层阻挠回国,先后任北京大学力学系主任兼地震地质教研室主任、北京力学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地震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力学学会理事长。他长期致力于固体力学、地球动力学研究,是我国将力学与地质学、地球物理学相结合的先驱者,为塑性力学和地球构造力学的发展作出了奠基性、开创性贡献。1980年当选中科院地学部学部委员(院士),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93年起任地球动力学研究中心主任。

家是旧货店

“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孔子在《论语》中如此概括人的品质。王仁院士给我的印象恰如其名,也是一位无忧的仁者。

虽然我采访过的几位院士家里都很朴素,但走进北京中关园王老的家,其居室的简陋还是让我有些惊讶!那是真正的素地素墙!几样简单的家具显然也很有年头了。他的学生说,王老家是旧货店。我想,王老也该是一位在陋巷,回也不改其乐的颜回式人物吧!他的乐趣显然不在物质的享受。

任何成功都不会是偶然的,它往往始于立志。问起王老的少年之志。他说小时候受传统的教育比较多。像古人说的人生立德、立言、立功之三不朽,给了他良好的人生观启蒙。王老说,三不朽的意思,说得通俗些就是做人要有品德操守,要有所作为。而说起偶像,诸葛亮就给了他很深的影响。

出国与回国

王仁院士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怀着一颗报效祖国之心从国外回来的。为了回国还颇费了一番周折。

王老告诉我,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便宣布不许在美的中国留学生回祖国。为此,在布朗大学时,王仁等26名爱国留美学生就联名向美国政府和联合国写了公开信,同时向美国的报纸写读者来信,呼吁美国主持公道的人们支持他们的回国要求。经过多方面的斗争,美国政府不得不放一些留学生走。王仁终于在19554月踏上了回国之路。

王老说,有人说国外科研条件好,容易出成果。但这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前几天,杨振宁先生在北京,有记者问他,假如留在国内,还能否拿到诺贝尔奖?杨振宁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假如他在50年代回国,从当时国内的条件看也许自己做不出关于宇称不守恒而得到诺贝尔奖的工作。但他也许会把规范场的工作更早地做出来,那样估计也能拿诺贝尔奖。王老特别强调,科学研究一定要专心致志地投入。而一个人只要真正投身于科学,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一样可以做出成果来。

上天与入地

头发斑白,您去当构造力学的新兵。年近花甲,您走上地质学新的征程。这是王老的学生在其70寿辰时的献诗。说起专业工作,王老说: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兴趣和目标。

蓝天是王仁最初的梦。1939年,王仁辗转来到位于昆明的西南联大,进入航空工程系学习。1948年,他到了美国华盛顿大学航空工程系进修,并担任该校风洞研究实验站的研究助理。

回国后,王仁到了北京大学,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了教育工作中。然而我国自60年代后期,连续发生灾害性地震。地震的预防预报研究工作十分急迫。而当时这方面研究的带头人李四光先生却不幸于19714月逝世。为了国家的需要,王仁这位最初学航空工程的上天的力学家转而入地

财神娱乐

王老说,有人认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没错,做事情有兴趣才做得好。但现实中,专业的选择等等都不可能完全跟着兴趣走,更主要的还要看社会的需要。所以干一行爱一行是十分重要的。其实,一项工作或研究只要你深入进去就会有乐趣,兴趣也是可以培养的。

虽然已年近八十,视力也不太好,但王老却并未完全离开科研岗位,有时为了查找资料,在电脑前往往一坐就是几小时。当然,为了身体,王老也很重视锻炼和放松。现在他每周都坚持到游泳馆游一两次,今年暑假计划游一万米,到现在他已游了8000多米。工作之余,王老也喜欢看一些推理小说,在电脑上打打桥牌,他把这看成是做头脑体操。我想,正因为王老葆有一颗不老童心,才会在科海边捡拾到那么多闪闪发亮的贝壳吧。

                                                       摘自杭州科技信息网

 

 

 


Copyright © 2001-2010 hz12z.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湖州十二中 浙ICP备08110017号
湖州十二中&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